何去何从

都市小说   2021-09-15   加入收藏夹

周末过去了,警察同志也该去为人民服务了。临走前,他丢给我一串钥匙,说:楼下的车库里有摩托车。

  摩托车属于我们这群家伙打小的梦想,如今大概能买得起摩托车了,可梦想改成穿西装开宝马了。没想到今天在警察同志这实现了。我嗷嗷的叫着,骑车奔了出去。

  在哪里都一样,虽然重庆的路况销魂了一点,但是至少不用为堵车的事情郁闷。当我在堵得一塌糊涂的沙坪坝大街上见缝插针的时候,重庆特有的艳遇在一次砸了上来。

  前面一个女人正冲我招手,嘴里还急迫的嚷嚷着:摩的,摩的。鉴于对方的性别和丝袜职业套装,我立马停住,假装到处张望。就在我装模作样的一瞬间,她像只猫一样,坐到我后面。

  皇天后土,天地良心,这时候让我给她说:我不是摩的,我是外地人,你给我下去。这是绝对不能够的。结果,她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句,XX酒店。
  鬼使神差。急中生智。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男人。我说:路我不熟,你说咋走,我开。

  离开重庆后,我回想起这件事,只有一个结论:在当时就算前面是个悬崖,我还是要跳。她冲过来时候,颤动的胸部;坐在我身后,抓住我双肩的玉葱。
  其实男人活着真的只为了女人。

                19

  边走,她边主动和我说话,弄的我虚荣心暴涨。

  左拐。

  前面路口右转。

  好了,门口停吧。

  好多钱哦?

  我摆了摆手,说,我不是干这个的,顺路稍你一段。

  她瞪大了眼睛说:还能有这种事!非得塞给我10块钱,我连忙躲开,和她互相推搡了几下。

  最后,我说,后会有期,你快去忙吧。

  她猛醒,转头就往台阶上走,走不两步,又转过身来递给我一张名片,说:有空就找我吧。

  其实我说后会有期,只不过是个客套,没想到捞到一张名片,心下甚欢。
  欢的连我其实不认识路都忘了,我一路骑、一路问,总算是回到了白马凼,收获良多。

                20

  XX公司销售经理。

  警察之为警察就在这里,特爱调查研究。晚上我的警察兄弟盯着这几个字反复研究,半晌说了一句:这是个情场老手,根据她的行事方式判断的。

  我呆了一呆,心下大是佩服,于是提议说:走,去酒吧喝点。警察率领着警察夫人和我赶赴解放碑。

  随即,我拨通了名片上的手机号码。刚响了一声她就接上了,感觉像是专门再等我。

  经理,我是摩的。我在xx酒吧,过不过来聊聊。

  电话那头轰鸣声大作,或许经理还在某工地联系业务。经理咯咯笑了两声,说:xx酒吧?我就在对面啊,我还有几个朋友一起,你来接我们吧。

  我在门口迎接经理。经理和白天的打扮完全不同,休闲短袖衫,牛仔短裤,挺着丰胸,眼是下勾上挑的桃花眼,嘴巴性感的像舒淇,,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看上去身边还有几个高鼻梁,深眼窝,蓝眼睛的年轻人,有男有女……这娘们,尤物一个。换句话说,就是荡妇。我这么一想,心情立刻变得激荡起来,脸上挂着淫笑迎了上去。

  我们坐下来之后不久,那帮激情四射的金发碧眼忍不住寂寞的冲向舞池,而她坐在我旁边,和我声嘶力竭的进行交谈,她总能迅速的接上将要断掉的话题。我淫荡的猜想,她相当的寂寞。

  终于,我们都累了,想结束。毕竟在酒吧里说话是个体力活。于是,我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表示出了想进一步交往,明天最好还是能见个面的意思。

  她非常高兴,大声表示欢迎,还叮咛说多带些朋友来,最好有男有女,人多好玩。

  我把回去的路上,把经理的意思说给警察听。并且说出了我自己的分析。
  1她不想和我独处,因为对我不放心也没兴趣。

  2她心里挺开心,不过害怕单独面对我。

  警察同志叹了口气,说:你娃动感情了?

  我呸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依稀记得成年后谈过好几次恋爱,分手的时候都不痛苦。昨晚回到公安机关的招待所后,在睡觉前和经理通了一次电话,谈心加调情。
  今早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用重庆小面解决了午饭问题。

  小面:这样好吃的小面,我想只有重庆才会有。正如同胸怀如此开阔的女经理,也可能只有重庆才有。我刚放下筷子,经理居然主动打电话过来了,“摩的,下午陪我去逛街。”

  语气蛮横。看来我只有答应的份。

  “快点,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去接你。”

  我们?难道还有别人,我来不及多想,电话那头就开始催我快点,我只好回答,“白马凼,某个小面店!”

  “死摩的,居然还会开玩笑,把电话递给老板。”

  我茫然看着老板娘油对着我的手机,熟练的说出一连串重庆话。

  没有多久,一辆“丰田”停在门口,后座的窗户摇开了,她把头伸出来,向我招手。

  那一刻我的心情相当激动,显然她化了并不淡的妆,嘴唇红的要渗出血来,一个标准的小资美女。这种女人,天生丽质,非大款不嫁,非帅哥不泡,非好车不做。

  我开门钻了进去,坐在她旁边。她今天穿的背带裙,显得年纪特小,像个女学生。胸部却露出来将近一半,白花花的看起来很刺眼,乳沟非常深邃。

  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司机,穿着工作服,看起来年纪不大,带着墨镜,没有回头。我刚坐好,他就轻轻的发动了车子。副驾上没有人,看来这个人是她的专属司机。我对她刮目相看,这个女人了不得。

  经理,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啊。我恭维顺便试探她。

  什么事业,给人打工而已。她轻描淡写的带过。

  到了解放碑我们从车里钻出来,司机去停车了。

  咱们走。她拉着我就往商场里钻。

  你那个司机大哥怎么办。

  少贫嘴,什么大哥,人家才刚20岁。甭管他,由他自己,反正车在他那。走吧。

  有车的美女还是经理,说到底也还是女人,逛街永远都是她们锻炼身体的方式。她拉着我上串下跳,东游西荡,直到我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再也不站起来的时候,她才若有所思的抬起头看看天上,太阳都快要去美国工作了。

  吃饭去!她又下命令了。

  这个时候,我的警察兄弟打电话给我了。

  我不想接,但是电话执着的响着,我看了经理无奈的按下接听键。

  你小子跑哪里去了。在外面迷路了?

  我和昨天那个准备吃……,我话还没说完,那边又嚷嚷了起来,我操,你娃行啊,在哪,我也过去,今晚我女朋友回家。

  我征求经理意见,经理爽快的答应了。

  结果就是,我一个平民老百姓出钱,在一个名叫“老四川”的饭店,请一位警察,一位经理吃了一顿。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官商勾结,欺压良民。
                22

  重庆人民对划拳的热情让我大吃一惊,整个餐厅里充斥着划拳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们在喧嚣的环境中漫不经心的喝酒交谈着,挥霍着青春。

  我们都是骚动不安的年轻人,腰间都燃烧着两颗火热的肾,不能干烧着。但我们都知道,凭着自己微末的道行,结婚还差的远了。能做的就是互相上床,如果够前卫还可以搞搞同性的调调。反正我们的裤带都不是第一次被人解开。
  嗯,就是这么回事。

  凭心而论,警察兄弟在陌生女人面前并不是一个特别多话的人,甚至于有些拘谨。喝了些酒,偶尔会和我谈起一些学生时期的刀光剑影和“与犯罪分子搏斗”的事情。

  今年我已经快要三十岁了,我已经不再醉心于武斗的事情了,但是距离回忆往事的年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只是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琢磨着用什么话题能把对面的经理勾搭上手。

  摩的,你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吗。经理适时的问了我一句。

  混吃等死。我的生活一团糟,并不太想和别人深入的聊下去。

  经理并没有期待我的答案,她喝了口酒,抿了抿嘴,说:其实生活要的就是随意,就是想怎样就怎样,完全抛开受众,彻底的释放自己。

  我的老天爷,那一个瞬间我真的想要拥抱她。谁如果曾经被一句话刺中心灵,谁就一定能明白我的感受。即使对面的她并不是个美女,我还是会想要拥抱她。
  说的太好了。我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

  他快要爱上你了。警察突然插了一句。

  是吗?她看着我,嬉皮笑脸。

  我突然有点慌张,但还是大声地说:那还能有假。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23

  经理打了电话让司机来接我们,丰田开到了路口。经理要送我们,我们没有拒绝。

  车子启动了,我和警察坐在后排,经理很舒服的坐在副驾。看着她后脑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我心情泛起了一种本能的渴望。这时,我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的脸,她闭着眼睛,上上的睫毛盖在下眼皮上,鼻子微微的抽动,嘴唇依然肥厚性感,偶尔会伸出舌头来添一下。司机也会转过头来看她一眼,我仔细看了看司机,他墨镜去掉了,人长得很精神,眼里有野火一样燃烧着的东西,我吓了一跳。
  晚上,我就住在警察家里。警察给我说:你看在车上,司机看她那个眼神,他们八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我给了他一拳,没理他。心里却在想,莫非司机眼里的不是野火,而是欲火?
                五周三

                24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这两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所有互相勾搭的男女都要用这两句话掩饰自己真正的目标。

  特定的两个人,就像铁钉和磁铁一样,一靠拢就无条件的吸引,而磁铁和砖头搁一块就不成。

  我想明白这两个道理也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昨晚我做了一个春梦,女主角正是经理。经理在梦中媚眼如丝,身段如水。而我则是如鱼得水。

  早晨,我睁开眼睛,警察叔叔已经为人民服务去了。我自诩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别人口中也就是愣头青,想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所以我立刻打电话给经理,和她共同完成了那两句话。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只可惜我们没有条件幽会。我从她的语气中体会到了这种惋惜和焦虑。我得赶紧创造这种条件。我虽然有两颗质量一流的国产肾,可是无论肾跳动的多么凶猛,也没法创造出幽会场所。所以我只好牺牲了警察的利益,反正,他这有房,有床,还有笔记本电脑,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他是为人民服务的,而我是个标标准准的纳税人。

  因此我换了一副地头蛇的口吻,我说:“经理,你知不知道这年头,啥东西最吃香。”

  “开摩的?”经理在那头笑。

  这娘们还真幽默,我恨不得一把把她摔在床上。“错了,是白马凼的小面。来我请你。”

  噗。经理乐了。“摩的,一碗小面你就想把我骗过去呀?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当然不止是小面了。”我用了神秘的语气,后面半句没说,还有我鲜活的肉体。

  “那你来接我,我在重庆电视台这边。”

  于是我们约好,中午先吃小面,然后顺其自然,任其发展。

                25

  我立刻起床,梳妆打扮,为了迎接小面后的幽会,我还特地换了条新内裤,并且在内裤上喷了些香水。

  重庆电视台。

  我到的时候,大概是11点左右。太阳正在卖力的工作。街上的女人们穿的破绽百出,在街上扭腰摆臀。

  我给经理打了一个电话,经理很快出现了。脸上涂得万紫千红,水汪汪的大眼睛被假睫毛压的不堪负重。低胸黑色短裙,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她里面也许什么都没有穿,这当然是个下流的猜测,至少内裤她是穿了的,我想。

  由于已经有了爱情给我们撑腰,所以我们理直气壮的抱在一起。拥吻着打了车去吃小面。

  坐在店里,我盯着碗里的美味,扭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美女,屋外阳光明媚。我突然想到张爱玲好像说过,如果已经拥有了这样的生活,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改变它呢。

                26

  饭后,经理自由自在的跟我去了警察的家里。刚打开门,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把嘴巴贴在一起,互相舔舐着对方嘴里残留的小面。即使是这样食用小面,依然觉得很香。

  经理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我把门关好,我们比赛似的冲进了卧室。脱了鞋子的经理,只是一个身材矮小、小腿健壮的年轻女子,我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再狠狠的摔倒床上,紧跟着就扑了上去。

  我的欲望像蘑菇一样膨胀了起来,蘑菇在喷了香水的内裤里左突右撞,拼命的往外顶。经理伸手入怀,扯掉自己的胸罩,我伸手入跨下,帮她扯掉内裤。然后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她。我们打着“爱情”的旗号,释放着自己的激情和能量,倾听着汗水流淌的声音。

  没有前戏、没有温存、甚至没有安全措施,有的只是凶狠的体力比拼,我抓住她的双脚,让她的腿搭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刺入,想要从她体内一穿而过;接下来是她翻身骑在我身上,双手撑在我的胸前,前后左右无规则的晃动,在我看来像抽水机。我仰面,盯着粉底,眼影,假睫毛等物体组成的一张脸不断歪曲变形,堆积出各种销魂的表情,忽然有些后悔。应该有些前戏的,因为我实在想要看到这样的一张脸和阴茎在一起的样子,同样也想知道口红沾在龟头上是什么颜色,更想做的则是把精液和粉底混在一起涂抹。

  好吧,我是变态。

  我眼前浮现出这些画面的时候,突然一阵抽搐,阴茎本身变得更硬,龟头猛然胀大,囊内的液体呼啸而出,不可遏制。我猛的坐起来,搂紧经理,用尽所有力气顶到最深处。经理啊的一身尖叫,趴在我的耳边说了声,等一会,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不住扭动,而我在做的是抱住她不要让她扭动,好让我尽情的喷射。
               …………

  在这场体能战争中,我率先败下阵来,乖乖的从她身上滚了下来,面有愧色。经理没有表态,点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两口,然后递给我,说:我去洗个澡。
  我夹着烟,垂头丧气的看着自己。想的再多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好好准备准备,呆会梅开二度。

  我百无聊赖的拿过笔记本,随手打开几个黄色网站,看着西洋女和非洲男在屏幕上苟合。蘑菇般的欲望很快再一次膨胀起来。

                27

  我觉得,我和经理已经上过一次床了,所以我把这种自发性的行为延续下去并不是什么卑鄙的想法。所以我光着身子走到浴室门前,准备破门而入。

  隔着玻璃门看到里面满是雾气,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一个裸体女人,很有印象派大师绘画的味道。我忍无可忍,推开门走了进去,水流在经理身上划过,白皙的皮肤闪闪发光,饱满坚挺的乳房闪闪发光,黑色的体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瞬息而逝。

  经理看到我进来,先是下意识的一呆,然后说,我快要洗完了,你呆会再来。
  我没有回答,一只手把她抱住,另一只手关掉了淋浴。

  我捧起她的脸,封住了她的嘴巴,舌头同时撬开了对方的牙齿,交缠在一起。她熟练地将双手交叉挂在我脖子上,我的胸口左右移动感受着经理的乳房,下身的阴茎直挺挺的顶在她的小腹上。

  她的动作是,双手慢慢从我脖子上滑下来抓住我的阴茎来回抚摸。而我则是抓住她的臀部,用力揉捏,先是向内挤压,然后向外掰开,随后用手指伸向不知有没有被人侵犯过的肛门。经理趴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如火一样的燃烧起来,转过身子,抓着我的阴茎就要塞到自己身体里面,我无法抑制的随着纤细的手指移动,贯穿至深处,并且轻重缓急,来回抽动。

  大概抽插了百余次,她突然说了句,开淋浴。我不明所以,却服从组织安排。当水从蓬头洒下,打在地面上淅沥声响时,经理的叫声随之响起,经久不息。
               …………

  当我们在浴室里完成了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之后,我们心满意足的爬到卧室里,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

  经理闭上了眼睛,呼吸已经变得很均匀,我侧着头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眼皮也沉沉的垂了下来。

                28

  这一觉睡的特别酣畅淋漓,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窗外已经天色黯淡了。
  我拱了拱身边的经理,经理眨了几下眼,满脸纯洁的问了我一句:咱这是在哪啊?

  这娘们,太他妈纯洁了。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脸:你都跟我上床了,现在才考虑这个问题呀。

  经理听了这话,色迷迷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痒痒的,正在考虑要不要再次把她就地正法,来个帽子戏法的时候,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蘑菇,狠狠的捏了一下。

               …………

  我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从背后用食指钩住经理刚刚穿好的胸罩,轻轻地弹了一下,把脸凑到她旁边,说:第一次真的是太激动,一时把持不住,率先缴枪了。

  经理一脸淫笑:瞧你那认真样。

  他妈的,这娘们!要不是我刚才豁出老命不要把堵她在浴室里,一顿的横冲直撞。她肯定洗完澡就开溜了。衣服还没有穿好,警察就打电话过来了。我刚刚按下接听键,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头的警察就破口大骂:操你大爷的,你娃弄人弄到老子床上去了。
  我尴尬的看了经理一眼,经理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正在全神贯注的往身上套她那件黑色短裙。

  我就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警察同志看来怨气很重,劈里啪啦的骂了一大顿脏话,夹杂着重庆话,普通话和家乡话。我仔细倾听,然后用心筛选,才从这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中整理出来一些头绪。

  原来警察夫人在我和经理睡觉的时候来过这里,刚好看到我和经理光着屁股在她的床上睡的正酣,然后二话没说,跑到公安机关把我的警察兄弟拎了出来,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但这事摆明了是我吃亏。

  警察夫人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而且买一送一,由于我的关系她还把经理看了个够。这样年轻力壮的男女模特要是放在美院可是了不得,须知全国各大高校都设有美术系,可也就只有八大美院有实力拥有自己的人体模特。像我原来上的那个三流学校里面,除了几个老掉牙的石膏像之外啥也没有,最后校方还是去农村花钱雇了个老大爷脱了衣服糊弄我们了事。

  可是不管我怎么解释我受到的心灵和肉体上的双重损失,警察兄弟铁石心肠,让我被迫损失了大量金钱。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

  1我请经理、警察、警察夫人三个人吃饭。

  2饭后请这三个人去唱KTV。

  3唱完歌之后,回来陪警察夫人打麻将,警察夫人输了算我的,赢了算她自己的。

  女人啊,警察啊。

                30

  警察毕竟是我多年的兄弟,他下了一个决定,花我的钱带我去吃重庆的著名特产,独门冲烤鱼。

  据说,重庆烤鱼店多如牛毛,独门冲是最正宗的一家。烤鱼刚刚拿上来,我就掏出相机狂拍了数张照片,一方面是为了带回去给我的一些酒肉朋友们看看,另一方面更是要给我女朋友看看,好让她知道我来重庆主要就是在吃,其他啥也没干。

  至于烤鱼的美味,我的笔墨已很难表述,反正这个独门冲烤鱼与瓷器口的鸡杂和毛血旺并列我心中最美味的食物,前三名。不对,还有小面,这四样并列第一。

  天色已经全暗,他们拖着还在不停的往嘴里塞食物的我,前往他们电话预定好的KTV。老上海我不知道,但是相比现在的上海,重庆才是真正的不夜城。一路上全是生动的人脸,羞怯的、兴奋的姑娘们在夜色中穿行,她们其中的一些喝了一些酒之后,就与陌生的男人们一起唱歌跳舞了。也许正是这些姑娘们,才造就了重庆特有的吸引力。

  在KTV里面,我们四个人不停的把酒灌到自己的嘴里面,空调的温度打的很低,我们不得已两两紧贴,互相取暖。我感到了经理那坚实的乳房,一次又一次的触碰。这种触碰的记忆刚过不久,让我很亲切。

  警察和警察夫人放荡的笑着、唱着,他们之间的接触也比我们的更加深入一些,警察的手顺着其夫人身上的曲线游走与停留。鉴于我的良好表现,我从警察那夫人里争取到了送经理回家的福利,并且保证我送完经理回家之后一定按时回去帮她付报销麻将的花费。

  在我们上车之前,警察兄弟把我叫到一边,指着他女朋友对我耳语:晚上自己解决住房问题,他要交家庭作业。然后扬长而去。

  我站在路边,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激动地寻思:兄弟,我没看错你这个人。
  我和经理打了一个车,在车上我主动了解了一下经理的住房状况。经理住在一个高层小区,房子是公司租下来然后给高层管理人员的福利。我不由得对经理刮目相看,并且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一个年轻姑娘,公司给配房配车配司机,各种各样肥头大耳的弱智老板形象在我脑海里浮现。

  出租车停了下来,周围的环境很幽雅,灯光很昏暗。

  我们走走吧。经理说。

  都到了门口了,居然还没开口让我去她家坐坐,看来今晚多半得露宿街头了。
  我们坐在花园的一个石凳上开始聊天,聊天大概持续了1分多钟,我们便开始亲吻并伴随着互相抚摸。这种健康的示爱行为随着呼吸的急促很快变得淫靡起来。经理跨坐在我身上,手指从我的额头滑下,掠过鼻子,停留在嘴唇上,绕着嘴唇转着圈。我全身开始颤抖,蘑菇也再次抬头了,尽显疲态的昂首。经理不由分说的解放了它,握在手中。

  我把手绕到后面,拉下黑色裙子的拉索,顺便解开胸罩,两只饱满的鸽子振翅欲飞,为了阻止她们,我轻叹一声,把脸埋了上去,体香迅速把我包裹起来。我刚刚发现,这是个罕见的胸部,乳晕很大一片,乳头却很小,我用力的把他们吸出来,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经理甚至连内裤都没有脱下来,仅仅是拨到一边。然后下身的喷出的岩浆很快就打湿了石凳,紧接着把我们送到了极乐世界。

  在最后的时刻,经理放肆的叫着,美丽的声音划破的夜的寂静,创造了满天的星星。

                32

  明显的劳顿向我袭来,腰部阵阵的酸麻,脚下也变得软弱无力。经理刚痛快的做了一回爱,美美的靠在我肩上,指挥着我,要我把她送回家。

  我心里安定了下来,至少不用席地而卧,仰望星空了。

  经理的房子是两居室,装修的豪华而恶俗,像宾馆一样。大概这样的房子是专门用来出租的。

  我们分别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叹息一声,说:摩的,我是不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我狡黠的笑了,说:没有。

  经理没有再说话,拉过我一只手,枕在我的胳膊上睡着了。

  很快,我的胳膊就开始发麻了,除了我的女朋友,还没有哪个人让我受过这种折磨。把经理和我的女朋友相提并论,让我烦躁起来,我抽出胳膊,走到卧室外点了一根烟。

  我女朋友兜里揣着两张,后天中午重庆飞往上海的机票。

               …………

  明天,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