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坏的,轻点- 27

都市小说   2021-09-15   加入收藏夹

  严小小找了很久才知道校长和理事长的办公室都在东校区,现在还早校长和理事长都还没有来,他只好等在东校区的校门外,他本想进去等的但保卫不准,西校区的学生是不允许随便进入东校区的。

  严小小无视东校区学生的异样眼光,一直站在东校区的校门口等着,突然装在裤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听来电铃音是爸爸打来的。

  「爸爸,有什麽事?」严小小马上拿出手机接听。

  「没事,爸爸就是问你进学校後,有没有人爲难你?」严冀昊虽答应不干涉儿子的事,但他仍旧担心儿子被欺负。

  「没有人爲难我,你别担心了。爸爸,快上课了,我先挂了。」严小小说完就赶紧合上手机,并未告诉父亲自己被开除的事,这件事他自己会解决。

  手机又响了,不过不是严冀昊打来的,是邵氏兄弟打来的。

  「小小,你在哪里?要不要我们来接你?」邵小虎问,他们兄弟还没有来学校。

  「不用了,我已经到学校了。」严小小说完也马上挂了,他现在没有空说话,他要紧盯着学校大门,免得校长和理事长来了却被他错过。

  皇天不负有心人,苦等的严小小又过了十多分锺,终於看到一辆黑色宾利开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穿着考究的英国绅士。严小小在开学典礼上见过他,他就是鲁肯斯学院的校长!

  严小小马上拄着拐杖笨拙地走上前挡下校长的车,每走一步都痛得他咬牙,虽有拐杖帮忙,但他的腿伤得太重,多走一下就痛得不行,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校长取消开除他的事,再大的痛苦他都能忍受。

  「你干什麽,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校长突然被拦下十分生气,伸出头骂道。这个瘦小的外国学生真是大胆,他不知道自己是鲁肯斯学院的校长,可以随时开除他吗!

  「对不起,但我有急事想找你谈!」严小小拄着拐杖走上前,恭敬地行了个礼。虽然很生气他开除自己,但他毕竟是校长,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

  「看你的肤色,应该是日本人吧!你们日本人都这麽没有礼貌吗!」校长仍旧很生气。

  严小小立刻皱眉,这比骂他是黄种狗更让他生气,在爸爸的教育下,他超讨厌曾经侵略过祖国,残杀过无数中国同胞的日本鬼子。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严小小忘记了对方是校长,怒瞪着对方大声说道。

  「你这是什麽眼神,我可是校长,你竟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校长微怔,更加愤怒。他不明白中国和日本有什麽不同,不都是亚洲国家。

  很多欧美国家的人和校长一样,根本不知道中国和日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家,一看到黄种人他们都以爲是日本人,因爲日本是亚洲最先进发达的国家。

  「我并不觉得我的态度有什麽不对,我只是告诉你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严小小才不怕校长,理直气壮地道,完全没有平时的胆怯。

  原本要进入学校上课的两个校区的学生都停下来,好奇地看着严小小和校长,心想这个留学生还真能惹事,不知道这次又要干什麽。

  「你是谁?我一定要开除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外国学生。」校长气得走下车,指着严小小骂道。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他,这个黄种人实在胆大包天,他一定要他後悔。

  「你已经开除我了!」严小小扬唇冷笑。这是什麽校长,动不动就开除人,亏自己在开学典礼上初见他时,听到别人对他的介绍,还以爲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教育家。

  「你是……」

  「戴纳?严,中国名字严小小。」

  「原来是那个敢打亚伯尔少爷的外国臭小子!」校长一听名字马上就知道他是谁了,更加不满严小小。

  校长也是个小贵族,对自己的贵族血统十分骄傲,一向对大贵族都很崇拜,所以对严小小敢打亚伯尔的事十分愤怒。

  「就是我!我想请问下你爲什麽开除我?难道是因爲我打了亚伯尔?」严小小完全没有半点害怕,又像昨天在学生餐厅面对亚伯尔时一样,个子虽小,气势却很惊人。

  「当然。你一个外国留学生竟敢打身爲英国大贵族的亚伯尔少爷,你当然要被开除!」

  「英国大贵族怎麽了?是英国大贵族就能随便骂黄种人是狗,英国宪法这条规定吗!外国学生被英国学生侮辱不能反抗,反抗就要被开除,鲁肯斯的校规有这条规定吗!如果没有,你就不能开除我!」严小小气不打一处来,完全火了,不管面前的人是校长就指着对方破口大骂。

  什麽狗屁英国绅士,通通是垃圾,就会欺负他们外国人!

  「你……你……」校长被他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旁观的学生通通在心里讶异严小小的大胆,心想他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然怎麽敢这麽和校长说话。

  「国家和学校是没有你说的那些规定,但学校有规定不准学生打架,学生打架就要被开除,这下你没话说了吧!」校长毕竟是校长,马上就恢复了冷静,得意地笑道。

  「那请问亚伯尔被开除了吗?如果他没被开除,我就绝不会离开鲁肯斯。」严小小也笑了。

  「这个……亚伯尔少爷没有错,当然不能被开除。」校长摇头。

  「没有错?最错的人就是他,他才该被开除,他在哪里,叫他出来,我们当面对质,看昨天的事到底是谁的错。」

  「亚伯尔少爷现在正在住院,怎麽可能出来和你对质。」

  「不会吧!他根本没有受伤,怎麽会进医院,他还真能装。」严小小对亚伯尔嗤之以鼻,他还不知道亚伯尔差点被情人掐死的事,不过只是被掐了下脖子就要住院也太夸张了。

  「反正你别闹了,无论你再怎麽闹,我都不会取消开除你的决定。」校长不耐烦地骂道,想要重新回车上,他不想让这个无礼的中国小子再浪费他的时间。

  「我也绝不会离开鲁肯斯的,你开除我的理由太可笑了,打架我和亚伯尔都有份,而且我伤得比他重,爲什麽只开除我,这根本不公平。」严小小见他要走,赶紧用拐杖挡住车门。

  校长没有想到严小小会这麽难缠,恼怒地威胁道:「你们是外国人,在我们国家根本就没有资格谈公平,你再无理取闹下去,小心我把你们中国人全部开除……」

  「校长,我刚才没有听错吧!你要把我们中国人全部开除!」正在此刻,後面倏地传来一道严小小超熟悉的优雅男音。

  严小小赶紧转过头,看到两个情人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身後,嘴角扬起一抹笑。太好了,帮手来了!

  「校长,你放心,我们兄弟马上退学。」邵小虎走到严小小身後,望着校长冷笑道。

  「嗯,鲁肯斯想要开除我们中国人,没有问题的,我们立刻走。」邵大虎点头附合。他们打电话给小小,小小只说了一句话就匆忙挂电话,他们很担心就立刻赶来学校,果然刚到就看到校长想开除小小。

  「不!你们别误会,我绝没有开除你们兄弟的意思,我是说开除别的中国人。」校长见到邵氏兄弟态度马上完全改变,焦急地摇头解释。

  优秀无比的邵氏兄弟可是鲁肯斯的金字招牌,而且家里超有钱,他们的父亲可是有名的金融大亨,每年都给学校捐了不少钱。所以昨天迪特公爵要求把邵氏兄弟和严小小一起开除时,理事长马上就拒绝了,只答应开除严小小,还说把他这个校长开除了,也绝不会把邵氏兄弟开除。

  「你不是说所有的中国人吗!难道我听错了!校长,我可告诉你,你开除谁我们都不管,但你敢开除他,我们马上退学。」邵大虎搂住严小小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死老头竟敢威胁小小,既然如此他也让他尝尝被威胁的滋味。

  「校长,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打亚伯尔的事我也有份,我差点把他掐死掉,如果你要开除,第一个就该开除我。」邵小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校长哪有胆子敢开除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说:「我知道了,我会撤消开除他的决定,只是公爵那里……」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们可管不着!」邵大虎扶着严小小就离开,跟在後面的邵小虎对校长笑道:「如果你觉得爲难,还是可以把我们全部开除的,我们很乐意随时被开除!」

  刚才还很嚣张的校长一下就像戳破了的气球,整个人都萎靡下去,这下他要爲难死了,公爵让他一定要开除戴纳?严,但邵氏兄弟又不准他开除戴纳?严,他要怎麽办?这个外国新生还真是个大麻烦……